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誅心之語1214

雲楓,我只是想找個地方說說心裏話。我現在已經不寫日記了。實際上從那時燒了日記本起,我提起筆已經寫不出心裏話了。我習慣把話兒放在心裏,隔些時候,想再說,它們已經自己隨風散去。所以漸漸地我也就習慣不寫了。
  
  我現在日子很不錯的。有一夫一女,夫家人疼著。我沒什麼好怨言的。除了偶爾心裏有些來自娘家的壓力。但是我知道這世間什麼債是可以還的,唯獨親情債,你是一輩子還不了的,所以慢慢的也在想通,不再像一開始那麼大的壓力了。
  
  我心裏沒地兒說的話比較多,比如我常常以為老公花心啊,看著別的漂亮女人啦,有時候我好想好想表現得嫉妒一些,不過所幸理智地克制了。我知道這樣的心思為什麼而起。你也是清楚的。當年,我一心一意以為我能夠和那個人白頭到老,只可惜被欺瞞了兩年,才恍然解開。或許不是我所想的這樣的,他只是因為距離遠著,漸漸地跟別的女人有些曖昧,某一天便真的曖昧起來了。
  
  我究竟是不是受著他的影響,偶爾才會翻翻老公的手機,查查他的資訊和電話。但是我現在還是全心全意地信老公,只是下意識地,習慣性地,心偶爾會偷偷地痛著。假如我的婚姻真的會碰到小三,我也認了,到時找個清靜地兒,安安靜靜地孤獨終老,這樣倒是能夠免去我的苦痛。雲楓,你說是不是呢?
  
  記不得幾歲開始,我便常常在日記中給你寫心裏話,寫著寫著,有時就認為自己是你。或者我真的是你呢?就這一點,我常常把自己搞迷糊了。
  
  那個人說過的很多話我都記著,偶然間旁人的某個動作某一句話也能使我想起他。我的心理是矛盾的。我恨他,但是我不想這樣想著他,我實在該真心實意地完全忘了他。可是雲楓,我常常做不到,有時候我甚至想要與好友聊起他,我希望我的好友跟我聊聊他。算一算,也有近5年沒有他的任何消息了,自他認為已經跟我講清之後為了不再受我的糾纏,便不再在我的世界中存有他的任何資訊了。也不對,前年、去年,表姐和姐姐不是還提過嗎?去年小溢溢不也提過嗎?他們說了他的一兩句話,我有時記得,有時又忘記了。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這時還願意跟你講這些呢,雲楓,只是我真的沒地兒說去。我是真心實意地愛著我的老公的,我甚至還以為我當初注意到他,是因為我的老公呢,所有的原因,當初一起參與的人都清楚不是嗎?但是嫁給老公的這2年,我倒是才慢慢發現,其實他們倆一點也不相像呢,只是我當初的一時迷惑而已。
  
  那我想起他時,究竟是不是真的在想起他呢,雲楓,我有時想起他時,甚至會忘記他是誰,只記得我曾經聽過這麼一句話,做過這麼一件事,或者有著這麼一個想法,我現在只是把那段記憶當成一個故事嗎?還是我在敲打這些字的時候,又開始了我的誅心之語?
  
  雲楓,我不知道我怎麼一想到要寫文章,就想到你呢。我有時想起你的這兩個字,我就難受,這裏面有著多少的回憶啊,雲楓,人是永遠回不到記憶裏去的,我也相信地球這麼大,也許我們都老死了也不會再相見的。
  
  可是雲楓,一敲打你的這兩個字,為什麼我會有些悵然若失呢?“雲無根基隨風飄,楓無依託跟秋落”,雲楓啊,這寫意的兩個句子正是我從來的心靈寫照啊,我與他那時候多麼地心靈相通,只不過為什麼我要去破壞那樣的心靈相通呢?雲楓啊,我是再也找不到這樣的一個人可以與我紙上千言萬語了,人心不足蛇吞象,雲楓啊,我對情的追求,破壞了我一生中可能僅有的心友,甚至將他變為我千方百計要忘記的記憶。雲楓啊,我怎麼可以這麼傻呢?
  
  雲楓啊,是什麼讓我現在不敢貪心,卻做不到淡然呢?
返回列表